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
“中國版ZARA”拉夏貝爾掉進資金魔咒 實控人邢加興持股全部被拍賣
2021-03-20 07:30 作者: 王迎春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王迎春 上海 成都報道

以為從此以后踏平大道是坦途,誰知竟是末路?女裝企業拉夏貝爾2017年成功闖入A股后,沒想到下一步竟是下坡路。這家本土服裝企業,于港交所、上交所兩地上市,直營店遍布全國,高峰時刻多達9448家,被譽為中國版ZARA,然而在A股上市次年即告虧損,陷入經營困境,至今還未走出危機。

在自救的命途中,資本露出噬血的面目。實際控制人邢加興的所有直接持股已經全部以質押的方式用于融資,由于無法按期還款,這批股票于2021年3月5日全部被拍賣。3月8日,已經披星戴帽的上市公司*ST拉夏(603157.SH)(以下簡稱“拉夏貝爾”)披露了結果。

兩年關店9000家

20年前,福建人邢加興白手起家,在上海創立了一家小型女裝企業——拉夏貝爾。在此之前,他的人生充滿了艱辛底色,出生于福建大山里,家里兄弟姐妹眾多,年僅10歲就開始種果樹專心務農。踏著父輩的足跡,未來是什么樣子?恐怕不過如此了。20歲時他進福州城買樹苗,這次進城見聞令他眼界大開,萌生了在城市打拼的想法。于是他拿著買樹苗的錢去交了職業培訓學校的學費,學習服裝設計。

這次改行擇業并非出自志愿,更談不上理性思考,后來邢加興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解釋:這不過是在學校提供的幾個有限專業里選擇一個看上去高級點的。半年后,邢加興即結束學業,闖社會。從此他再也不當農民了。此后,他做過衣服、站過柜臺、送過貨。1995年,邢加興23歲,決意去真正的大城市上海闖蕩。打工、開店、代理、生產,一步一步,邢加興終于辦起了一家作坊式的服裝廠。

不知當時的邢加興是否想象過,日后,這家小作坊會在未來騰飛,成長為一家有全國性影響力的服裝企業。不過,2001年,他本人確實在這家小作坊的基礎上創立了拉夏貝爾。

《招股說明書》顯示,注冊資本從50萬元擴大至1000萬元,拉夏貝爾用了10年。這10年雖漫長但堅實。起初股東名冊上,全都是自然人股東,除邢加興以外,出資額大多在10萬元以內,且這些股東常常進進出出,待得不久。直至2007年底,拉夏貝爾才迎來兩家像樣的企業股東,共計出資4000萬元,對應新增注冊資本300萬元。

3年后,這家公司終于受到專業投資機構的青睞,如博信股權投資基金、聯想集團等,他們以旗下的投資機構紛紛入股。在資本的加持下,拉夏貝爾規模一日千里,2014年在香港上市,2017年登陸A股,當年底,公司在全國的直營門店數已高達9448家,且品牌多樣、品類多樣,女裝、男裝、童裝,時尚的、優雅的、休閑的,幾乎樣樣都有。

不應忽略的是,除了資本的力量、經營的力量,拉夏貝爾成長壯大的背后是中國經濟一路向前、日新月異的發展局面,以及中國線下零售業的黃金歲月。

只是,沒有誰能夠一直領先,有時壞消息來臨前,一切往往看起來是那么盡善盡美。在滬港兩地資本力量的擁護下,這家企業越來越好,門店越來越多。誰知上市即是登頂,下一步竟是下坡路。

回顧拉夏貝爾過往財務報告,公司登陸A股當年,即2017年,全年營業收入近90億元,凈利潤近5億元。9448個門店(含商場專柜)遍布全國,且全部直營。正如當年的年報所稱,這是企業發展“歷史上最高水平”(以營業收入為指標)。這份成功,股東們亦實實在在感受到了。在上市前后、虧損之前,拉夏貝爾幾乎年年分紅,不僅年度分紅,半年度也分紅,且均為現金。

僅以2015年中期至2018年中期而論,拉夏貝爾持續盈利,向股東們分配現金紅利超過11億元。然而,變局隨后就發生了。2018年第三季度,拉夏貝爾扣非凈利潤(不含少數股東權益,以下皆同)為虧損1789萬元。如果說這一數據尚不足以令投資者改變對公司未來的判斷,那么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則無法令人置之不理。當年第四季度,虧損額擴大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超過4.1億元。

接下來,局面非但沒有緩解,且愈演愈烈,幾乎到了不能收拾的地步。且不提每一個季度均以虧損收場,經營大滑坡已成定局,2019年第二季度巨虧5.3億元,接下來的3個月再虧3.4億元,到這一年最后3個月又虧出13.2億元的天際線。進入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存在,拉夏貝爾的經營更雪上加霜,上半年的虧損額超過10億元。

這種窒息的狀況對于一家重資產型的服裝企業來說,其破壞力是不可想象的。

素有消費之都的成都,不論晚上還是白天,絕大多數的購物中心看起來總是那么繁榮,人來人往。城市東部,由萬科、首創等幾大地產公司先后開發的樓盤聚集于此形成一個大型新社區,中間將一座大型購物中心圍繞。在購物中心三層,拉夏貝爾有一處專賣店?!吨袊洜I報》記者了解到,這是拉夏貝爾在此處僅剩的一處專賣店,去年有2家,更早之前在這處購物中心則有4家之多,覆蓋拉夏貝爾多個品牌多個品類。

拉夏貝爾在這家購物中心的店面數量變化正是其在全國境遇的縮影。據不久前上市公司披露,截至2020年底,公司在全國的門店數量僅余900余個。對于這一數據,記者亦獲得其證券部工作人員證實。

輸掉全部身家

對于大面積集中關店,邢加興曾解釋,這是斷臂自救。不過記者觀察,關店似乎也成為近幾年服裝零售一個行業現象,這背后更大的變化,是互聯網產業迅速發展導致的網絡消費的崛起以及人們消費習慣的巨大變化。對于線下實體店而言,“觸網”絕不是那么簡單地意味著錦上添花的“互聯網+”;對于一大批企業而言,這就是生死存亡。

逆境下的生存總是不容易的,拉夏貝爾如此“斷臂”之后,勢必意味著營業收入的大滑坡,沒有一定規模的收入支撐,那些曾經順暢的供應鏈、生產鏈、銷售鏈一下子被扯斷。

2019年中某日,國內某電商巨頭喜迎一年一度的銷售狂歡日,拉夏貝爾披露了一份訴訟案。四川省南充市一家房地產商將拉夏貝爾位于成都的兩家子公司告上法庭,雙方發生糾紛的事由為提前退租。該地產商在南充市擁有物業新世紀廣場,自2013年8月起,該地產商與拉夏貝爾成都相關子公司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每年租金22.14萬元至37.87萬元,租期16年。雙方租賃關系進入第6年,拉夏貝爾方面決定撤出商場,提前終止租賃合同,雙方的糾紛由此產生,并鬧到法院,涉及金額超過2500萬元。

此外,上述地產商還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以致拉夏貝爾位于成都的相關子公司銀行存款被部分凍結,且一處工業用地被查封。

這起訴訟是拉夏貝爾關店自救以來披露的第一案。隨后,經營運作涉及社會資源配置的方方面面、與這家公司曾經存在的那些牢固關系開始土崩瓦解。2020年12月9日,上市公司披露公司累計訴訟達439起,涉及金額超過15億元。至2021年3月6日,上市公司又再次披露了新增訴訟案39起。記者觀察,這些訴訟糾紛多發生于供應鏈、生產鏈上,多以加工合同、買賣合同糾紛為主。分布于長三角地帶的幾百家服裝廠(含紡織材料供應商)被拉夏貝爾拖累,要求追回欠款。

債權人為了盡可能保障自己的利益紛紛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如凍結子公司股權、銀行賬號以及不動產等。僅以2020年12月9日數據為例,拉夏貝爾體系內共計85個銀行賬戶被凍結,超過2億元資金不能運轉,且不提其他資產被凍結的情況。這使公司原本逼仄的“自救”空間更加狹窄。

資金流轉鏈條斷裂后,一些暗礁浮出水面,并危及到上市公司控制權的穩定。

2021年3月5日,上海金融法院于上海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上交所”)司法執行平臺公開處置邢加興持有的拉夏貝爾股份,共計1.416億股,這幾乎是這位實控人直接持股的全部(邢加興直接持股1.41874425億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5.84%。處置起始單價低至每股1.309元。

共計5家單位成功參與股票競買:

北京西雅衣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每股2.99元競買成交4000萬股。

光大通融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每股2.99元競買成交2000萬股。

新疆西雅衣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每股2.51元競買成交2000萬股。

上海其錦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底價每股1.31元競買成交4000萬股。

上海文盛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以底價競買成交2160萬股。

上述5家單位此次競買總共花費了3.1億元。對這些單位進行股權穿透分析,前3家單位存在同一個自然人控制的情況,后2家單位之間亦有隸屬關系。股票處置并未到此結束,經查,上海金融法院于2月26日宣布將于3月26日對上海合夏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合夏”)持有的4520萬股公開拍賣。

上海合夏為邢加興的一致行動人,持有公司股份4520.43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8.25%。此次被拍賣處置的股份幾乎也是這家公司持有的全部(僅余4390股),處置起始單價更低至每股1.27元。

邢加興與上海合夏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何以走到被拍賣的處境?這緣于質押融資。

拉夏貝爾登陸A股當年底,邢加興分別以3500萬股和4000萬股,與海通證券連續做了兩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以融得資金。在這不久前,拉夏貝爾上市當日暴漲44%以后,此后連續9個漲停板,股價最高至31.42元/股,風光正好。次年5月,上海合夏將2200萬股質押給中信證券,融資。

由于2018年7月下旬至10月下旬,股價暴跌以至于腰斬,從20元/股水平下滑至8元/股附近,觸發質押預警,于是這期間邢加興與上海合夏不得不連續補充質押。邢加興向海通證券補充質押1500萬股,不久再次補充1700萬股,上海合夏則向中信證券補充質押了500萬股。

失去業績支撐的股價如斷線的風箏,補充質押的速度追不上股價下跌的深度。2019年,為防止違約,邢加興與上海合夏繼續追加股份,最后在押完幾乎所有身家后,他們依然逃不過違約的結局。前者早在2019年6月就用完了籌碼,后者則在2020年4月將籌碼用盡。

違約之后,融資雙方關于債務延期的商談細節無法獲知,不過最終,邢加興與一致行動人對上市公司的持股還是走到了被司法拍賣這一步。

實際控制人的持股,其意義不僅僅在于股東利益,而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權。如果拍賣結果均一一落定,無法回避的是,邢加興最終將失去這家他一手創立的上市公司控股權。

樓還在 人去了

上海,曾經的十里洋場,現在的金融之城,一線大都市。在夜晚的蒼穹之下,涌動的何止是五彩華燈,還有前赴后繼做夢者、淘金者的激情。

20年前,來自農村的邢加興在上海闖出了一個服裝檔口;幾年前,拉夏貝爾大廈已屹立在上海之南。只是樓剛建好,他的事業“大廈”已經傾頹。

拉夏貝爾大廈的優美秀麗與周圍的環境形成鮮明對比。大廈所在地位于上海外環線以南,申嘉湖高速與滬金高速之間,距上海市中心超過20公里,地鐵15號線距大樓1.3公里處有站點,名為元江路,此處已接近15號線末梢,距終點站僅余2站。大樓包裹著玻璃幕墻,簇新、俊朗,只是四周顯得空曠、荒涼。雖然道路很寬敞,但看不到像樣的建筑,一些工地仍在整理中,黃土裸露,卷起塵土的大貨車時常轟鳴而過,一家木材廠就在附近,不遠處還有本地人自建的小樓房。

臨街的大樓三層設有特賣會,3折,偶爾會有幾個零星顧客進來挑選。除此之外,見不到人,但見二層堆了一些裝修材料。據了解,已經有單位租入,尚等待裝修完工。

梳理公開資料,在大廈建設的尾聲,拉夏貝爾經營危機已經爆發。那場對海外服裝品牌的巨資收購似乎是一個隱喻。2018年4月,上市公司以子公司為平臺,出資2080萬歐元收購法國Naf Naf SAS公司40%股份,當年底,又啟動3534萬歐元,對法國Naf Naf SAS余下60%股權的收購。這項耗資超過5600萬歐元的跨境收購,于2019年6月完成交割。只是花了大價錢后,雙方的危機均暴露出來。

上述法國公司持續虧損,并在2020年5月因無力償還供應商及當地政府欠款,被當地法院裁定啟動司法重整。此時也意味著上市公司對法國公司失去控制權,巨額投資就此打了水漂。

隨后,上市公司關于資產減值、縮水的消息不斷更新。至2021年3月3日,公司披露經財務部門初步核算,公司已經資不抵債,凈資產為負值,為此公司已經第二次向投資者披露A股股票可能有被實施退市的風險警示。

消失的利潤與資產背后是人心的離散。2020年12月22日,依然還是實際控制人的邢加興自行通過上交所及相關媒體發出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會議通知。在此之前,他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之事在董事會、監事會兩個流程階段均吃了閉門羹。之所以如此,是邢加興的提案非常敏感,要求罷免時任董事長段學鋒。

查詢公開資料,段學鋒擔任董事長確是由邢加興于2020年4月15日提名。這次人事合作,兩人曾以協議的方式在救援上市公司的工作中各有分工,然而僅僅過了半年多,兩人的信任關系即告破裂。

段學鋒的短暫任職不過是拉夏貝爾人事波動的一個典型例子。在危機中,董監高們已難以坐穩位置好好干活。自2018年6月起,上市公司披露了16份辭職公告,涉及董監高19人,如董秘、總裁、董事長等職務。在總裁這一職務上,一年間竟換了4個人,其中亦包括邢加興自己。一些曾長期跟隨邢加興的人也選擇離去。

關店減員后,拉夏貝爾是否還有機會?據了解,邢加興仍在上海工作,其證券部工作人員介紹,現在公司還在加速對過季品消化與周轉,提升現有線下門店的經營效率,另外通過品牌授權的方式將業務轉向毛利更高、資產更輕的線上業務。

進入3月,萬象已更新,位于成都東那座購物中心的拉夏貝爾店已經上了春季新品,隨時等待愛美女士前來購買。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