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在家族慈善事業上消弭代溝

作者:Joanne Kaufman

10 年前,在女兒凱特琳·海辛(Caitlin Heising)即將就讀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時候,曾經做過教師的莉茲·西蒙斯(Liz Simons)與作為一家投資機構創始人的丈夫馬克·海辛(Mark Heising)建立了海辛 - 西蒙斯基金會(Heising-Simons Foundation),這個家族慈善機構最初主要專注于教育、氣候和物理科學等領域。

“我總是提很多問題,我對我父母從事的工作總是充滿好奇?!焙P列〗阏f,大學二年級之前的暑假,她一直在該基金會設在加利福尼亞州洛思阿圖斯的辦公室工作。在學校里,有關慈善的課程自然對她很有吸引力。

畢業以后,得到父母的欣然應允,海辛小姐進入了該基金會的董事會?!拔視岢鲎约旱南敕?,可是,作為董事會成員,如果我覺得他們沒有對我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我的熱情抱持開放的態度,我就不會對此感到激動了?!彼劦?,“我進入董事會并不是為了來個天翻地覆,而是帶來新想法?!?/p>

其中的一個新想法催生了該基金會的一個人權項目?!斑@個項目的規模比其他項目要小?!?27 歲的海辛小姐談道,“不過它還在發展,也有成長的空間?!?/p>

“對慈善事業不同興趣的表達,需要下一代掌握‘平衡術’?!?/p>

不過事情并不總是如此順遂。很多家族基金會的領導者一輩子都在為自己喜愛的事業提供資助,比如,交響樂、植物園、藝術教育以及聯合勸募會等,可他們經常聽到的是,自己的子女和孫子女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鐘情的事業。而年輕的一代則可能覺得,家族的家長我行我素,對其他設想充耳不聞。

這是個涉及巨額資金的問題。波士頓大學財富與慈善中心在 2014 年的一份報告中估計,從 2007 年到 2061年,將有 59 萬億美元的財富轉移給下一代。而同期捐贈給慈善事業的資金將高達 20.6 萬億美元。

以前,當父母去世后,“慈善接力棒”常常轉交給下一代。過去,共同積極參與慈善事業的世代較少。

但隨著人們壽命的延長,“會有幾代人同時參與慈善事業,會有幾代人共同討論慈善事業?!睂W⒂谙乱淮壬剖聵I的咨詢機構 21/64 的創始人和總經理莎娜·高德西克(Sharna Goldseker)談到,不同世代的人對慈善捐助的重要性可能沒有異議,但在把金錢捐助給誰以及如何捐助的問題上,卻常常存在分歧。

“對慈善事業不同興趣的表達,需要下一代掌握‘平衡術’?!备叩挛骺伺空劦?,“那么,他們怎么既尊重遺產,又能應對自己認為現在更迫切的需求呢?”

就捐助而言,年輕一代的觀念與老一代的觀念可能不盡相同,邁克爾·穆迪(Michael Moody)談到,穆迪是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偉谷州立大學(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弗雷基金會(Frey Foundation)家族慈善部主任。畢竟,他們成長于一個不同的世界和不同的時代?!?0 世紀 60 年代,環保主義、民權運動和婦女運動的興起,意味著年輕的一代對捐助這類事業更感興趣,而不是捐助少年聯盟(Junior League)?!彼劦?。

地理位置也同樣發揮著作用。舉例來說,如果某個基金會專注于當地社區,“但家族成員分布廣泛,那么,讓下一代參與進來就很難?!蹦碌辖淌谡劦?。

其原因可以歸結為一個最基本的理由:“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懊總€人都有不同的興趣,家庭中的個人興趣也不盡相同?!贝壬乒ぷ魇业目偨浝硖乩傥鳌溈恕づ量耍═racy Mack Parker)談道,“有時候,年輕一代會盡早行動,想參與進來、搞研究,并投入精力。也有這種情況:年輕的一代忙于供養家庭、追求自己的事業,這時候,第一代人以尊重的態度讓年輕一代參與到慈善事務中來就是個挑戰了?!彼€說:“我們想做的是,鼓勵家族確立可以貫穿他們所有慈善工作的核心價值觀,并提出他們想看到的世界的愿景?!?/p>

令人遺憾的是,在某些情況下,居于支配地位的財富創造者常?!靶判臐M滿地認為,自己知道應該把錢捐到什么地方,對此沒什么好說的?!迸量伺空f,“可如果下一代家族成員有不同的想法,他們就會自行捐助,而不是參與家族的慈善活動?!?/p>

“雖然孫子女已經吸收同化了這些價值觀,不過他們的運用方式并不相同?!?/p>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推薦文章
“醫鬧”成癮誰之罪?(上)|明眼觀韓
三百六十年前的紫禁城疑云|東風·西風
歷史真的終結了嗎?|隔岸紅塵
新春寄語新青年(續編一):先行者“未盡的囑托”|隔岸紅塵
新春寄語新青年(下): 世界怎么才能快樂起來?| 隔岸紅塵
新春寄語新青年(中):遠航“水手”還是“乘客”?|隔岸紅塵

熱文

?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