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偷走我的臉”:人臉識別時代的憂與怕
2021-03-17 10:33 作者:王言虎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王言虎

一到“3?15”,某些牛鬼蛇神就被“炸”了出來。

這次央視“3?15”晚會,第一彈指向了人臉識別濫用。

科勒衛浴、寶馬、MaxMara……這些知名品牌,被曝光在門店里安裝了人臉識別攝像頭,一旦顧客進入,包括性別、年齡甚至心情都能被識別出來,用于精準營銷。提供這項技術的包括蘇州萬店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悠絡客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廣州雅量智能技術有限公司、深圳瑞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四家公司。

“偷人臉”這種操作,以前以為只是存在于某些房地產公司售樓處,可沒想到,其已經被如此廣泛地運用于各個行業。泛濫的人臉識別應用,再一次印證,在監控與大數據計算盛行的時代,人們的隱私空間愈發逼仄。

人臉識別最初是被用于安防以及金融風控的,本是科技向善的典范。將人臉識別商用,只要在合理合法邊界內,也無可厚非。但被曝光的這些品牌門店,完全背棄了人臉識別采集應用需經本人用戶知情同意的原則,異變為赤裸裸的隱私與個人權利侵犯。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個人信息安全規范》明確規定,人臉信息屬于生物識別信息,也屬于個人敏感信息,收集個人信息時應獲得個人信息主體的授權同意;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民法典》也強調,處理個人信息,應征得該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

可是在此次曝光所涉門店與技術供應商那里,這些倫理沒有得到任何敬畏:門店自得于收集了多少顧客信息,怎么與其他門店串通將產品賣出去;而技術提供商,則沾沾自喜于自家所謂的“人臉互動營銷方案”。在整個商業鏈條中,沒有消費者權益,唯有毫無掩飾的商家利益。

這也再一次凸顯了那個命題:數字時代并非總是洋溢進步主義的氛圍,技術一旦被掌握在道德欠奉的人手中,可能就會淪為傷人的惡龍。所以,面對泛濫的人臉識別,更關鍵的是,要約束掌握、使用技術背后的人。

自媒體“深燃”研究發現,不只是科勒衛浴們,市面上的很多知名品牌都曾安裝過人臉識別攝像頭。這意味著,安裝人臉識別攝像頭,在眾多商業場景尤其是線下零售場景,可能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

“3·15”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換言之,媒體并非能發現所有非法生產、使用人臉識別的企業、店家,如此,壓力就來到了監管這邊:從普遍意義上講,只有強化對人臉識別濫用的監管,將非法濫用人臉識別利益鏈徹底切斷,才能堵住避免人臉被偷的漏洞。

以這次曝光為契機,監管部門有必要在全國范圍內展開一次排查行動,一方面,徹查有哪些品牌、店鋪安裝使用人臉識別攝像頭,對于有這種行為的企業,應該勒令其拆掉攝像頭,并視情節嚴重情況依法予以處罰;另一方面,提供人臉識別攝像技術的企業是“惡的源頭”,執法應該從源頭上切斷非法行為的源流。

并非是說生產這種設備就一定是違法的,但至少其不能被用來非法采集人臉信息。所以執法部門在進行排查監管時,應該查清相關企業生產的攝像頭用于何種目的,如果合理合法使用,法律自然不應“強人所難”,但如果被用于不當攫取商業利益,就需予以嚴懲,絕不手軟。

人臉識別技術已經成為數字世界的廣泛應用,但隨著其技術設施化,問題也逐漸凸顯。公眾尤其是監管機構應該敏銳覺察到這種危險,并及時作出反應。技術或許是中立的,但是,技術的擁有者應該受到法律與道德約束。國家在制定相關數字法案的同時,也該用更嚴格的執法,防止人臉識別技術變成數字“利維坦”。

當然,正如密涅瓦的貓頭鷹在黃昏起飛,人類工業革命史上,每一次技術進步,實際上都會伴隨著一輪反思,技術就是在這樣的搖擺中不斷惠及社會的。對于人臉識別等數字技術反映的問題,我們也不必過于擔憂,技術終究會突破它的自反性,實現技術倫理與社會倫理的平衡統一。

作者系媒體評論員

(校對:張國剛)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1111